“母氏”遺風下的盤瑤婚禮(中)

典故|時間:2016-12-20 11:15 來源:本站原創 評論:0 點擊:6894


時辰到

    2009116,盤瑞花的婚禮終于如約而至。

    出門的時辰已經法道根據兩人生辰八字,定在這一天的卯時。

    5日晚上,盤有鳳的家人已經來過盤瑞花家,商議6日的婚禮,并攜來酒肉招待女方的親屬。山腳屯老村主任盤承豐說,如果男方擇定迎親的日子跟女方擇定出門的日子不合,新娘出門后,還得在男方家的房族住一個晚上,第二天才能進入男方家。招郎入贅、“嫁男”也是如此。

    凌晨5點,盤瑞花家方向傳來了三聲炮響。這是他們自制的手執火銃炮,聲音清越強勁,在晨曦將至的大山中震蕩。

    炮聲起,也就是提醒住在附近的親屬們,送親的準備工作開始了。山道上,傳來了兩輛摩托車的聲音。新娘的閨中密友盤素梅出門在路邊張望,她說:“這是引親的隊伍來了。”

盤素梅說,來引親的一般是兩男兩女,任務有兩個:一是帶酒肉來,招待送親的隊伍吃早餐;二是在送親隊伍出發時,先走一步,把消息告訴山另一邊的迎親隊伍。

對鏡貼花黃


    盤瑞花家木樓前,三堆篝火亮了起來,參加送親的親屬陸續到來,圍在火堆旁談論著這場婚事。

    新娘盤瑞花與伴娘盤秋瓊都已經起來,在盤瑞花兩個姐和小妹的協助下,正在加緊著衣梳妝打扮。盤秋瓊是盤瑞花的表侄女。盤瑤女子出嫁選擇伴娘是有標準的,要父母雙全,家道豐實的,且品德出眾的。

    新娘盤瑞花的嫁衣主料是黑色的。先是一件無領開胸衣,邊緣和衣袖繡有各種幾何圖案花紋。胸前是各種絲線織成的遮胸帶,上點綴有數排銀扣。肩披一條寬至背中部的背裙,背裙繡有各種美麗的花紋,腰纏藍色花腰帶,上繡有精美的梅花圖案。此外,盤瑞花胸前還掛著三個不同大小的銀項圈,純銀打造,重達十幾斤,價值不菲。另還有銀手鐲等其他銀飾,讓新嫁娘更添秀色。這基本上就是盤瑤新娘需要準備的嫁妝。

    伴娘盤秋瓊的服飾與新娘并沒有太多不同,只是用料或裝飾數量上有所區別。盤秋瓊說:“這其實還不是嫁裝,只是普通盤瑤女子的盛裝。等會在路上新娘還會加妝,戴上銀冠,圍上繡花圍裙,到時你們就是會現盤瑤的新娘裝有多華麗。”

    老村主任盤承豐說:“盤瑤的一套新娘裝或嫁郎裝,造價可達數萬元。”

    盤瑤盛裝的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用加起來長達12尺長的三條黑紗纏頭,似人字形或平形。盤承豐說,從前盤瑤婦女所戴之帽用木板做成,故又被稱為板瑤,現在男女都改成纏頭了。盤瑤從前還有個一個奇特的習俗,男子留長發,而女子不留。

中意你,就為你下廚

    此時,在同練村小坡屯新郎家里,新郎盤有鳳依然在悠閑地看著老人們忙碌。作為新郎,他要穿上正統的唐裝,要纏頭或戴上銀冠,但有的是時間,拜堂要等到新娘進門幾小時后才開始。

    兩人的戀情是在十年前開始的。盤有鳳也是盤瑤。盤瑤一般都是族內婚,瑤族的《評王券牒》規定:“王瑤子孫,不許嫁與百姓為婚。”他們一直都遵從至今。

    兩人的戀愛過程跟從前爬樓“睡妹”習俗已大有不同。

    生性靦腆的盤有鳳看上盤瑞花后,不敢有所行動,只好懷揣方巾與銀鐲,約人同往盤瑞花家試探。

    “當時,我見他比較忠厚老實,也便同意與他交往。”盤瑞花說,同練瑤鄉,男女雙方相識后,愿意結成配偶,可將心愿告訴父母,由父母辦理。另一種情況就像她老公一樣與姑娘并不太熟悉,攜禮來試探。若姑娘看中,便接受他的禮物,并下廚做酒席;若不入眼,就會離家避開,不收禮,也不會回家吃酒席。來人便可從中了解姑娘的心意。

    “那天,我是給他下廚做了飯的,并收了他的方巾與銀手鐲。”盤瑞花說,這也是現在我們比較流行的婚戀風俗。

孩子,婚姻的基石

   

    之后,一來二去,兩人覺得對板(合適)就領了結婚證,并請了新婚酒。但若在從前,盤瑤的新婚多少有點“試婚”的味道,只有生了孩子,舉行隆重的完婚儀式才算正式夫妻。因此,一對夫婦從新婚到完婚跨度往往長達數年,甚至十幾年。

    盤瑞花閨中密友盤素梅笑著說:“奉子成婚在我們這里再正常不過了,不像你們外邊多少有一種被逼無奈的意思。”

    舉行完婚儀式時,孩子是不能跟父或母一同出嫁的,只能呆在另一邊的家中等待父或母嫁過來。

    盤瑤老人李才勝說,盤瑤的完婚儀式極其隆重,花費很大。婚期要設筵3天,殺豬近20頭,酒、米200至250公斤,一次婚禮花費上萬元。這對收入微薄的高山人家就是數年的積蓄。婚禮費用原則上全部由娶方負責。

    然而,盤瑤的婚姻關系卻極不穩定,特別是解放前家家窮得丁當響的時候。李才勝說,解放前也沒有什么結婚證,兩人好上了,就同居在一起。同居期間,兩方都還是自由的,若相處不諧,便由中間人作證,三人邊走邊聊,在半路,將一竹筒分兩半,各執一半,相背而行就算離婚。有時,無法因守清貧的女方會不辭而別,相當于擅自“休夫”出走,不再回來。這種現象至今仍存。這種不穩定的關系,特別發生在沒有生育孩子的家庭。所以,盤瑤一般都在生育孩子后,關系相對穩定時才完婚。

    盤瑤完婚是全家族的盛事,因此所有家族成員都會來參加,包括被嫁出去的女子或入贅的男子全家。

紅爺大人與清先生


    新娘盤瑞花正在梳妝打扮時,也是她大舅盤文乾最忙碌的時候。

    在這場婚禮中,這名瘦削的中年漢子擔當的是最重要的紅爺大人的角色。紅爺大人負責主持整個出嫁方的工作,特別是確保每個儀式有條不紊地進行。

若在解放前,盤文乾還擁有這場婚姻的決定權。

    解放前,盤瑤地區“娘親舅大”,舅權十分突出,有“回娘女”的婚姻習俗。此習俗下,不管雙方相貌、年齡、身體情況如何,姑家女兒必須優先嫁給舅家的兒子。其舅父聲言不娶姑家女兒,才可另嫁。

    新娘的堂兄李云(王番,合拼)說,在同練瑤鄉還有“天上雷公大,地上舅爺大”的俗語流傳至今。

    直到現在,盤瑤主持女方婚禮活動的紅爺大人,還是由新娘的大舅擔任。

    清水先生則是男方的婚禮組織者,由男方親屬擔任,負責與紅爺大人對接,組織男方家的婚禮儀式。因儀式涉及到陽間與陰間的交流,紅爺大人和清水先生還必須懂得鬼師法道之術。

遷陰間戶口

送親過程儀式相當復雜,首先要給新娘或嫁郎遷戶口。盤文乾說,這不是常規意義上的戶口,是指祖宗簿上的戶口。這本祖宗簿相當于家譜,但卻是無形的。

盤文乾說,盤瑤解放前幾乎都是沒被編戶的,也就是沒有官方戶口,但卻又有自己十分獨特的戶籍——陰間戶籍。

孩子出生三天后擺三朝酒,添丁的家庭便會在神龕前搞個儀式告訴祖宗說家里添丁了,要祖宗在陰間家譜上添上一個戶口。等到孩子(不論男女)出嫁了,再搞個儀式告訴祖宗有家人要銷戶口了。而在遷入家庭,紅爺大人會與清先生交接,相應作一次陰間的戶籍遷入儀式。

因為怕耽誤太多時間,給新娘盤瑞花遷祖宗簿戶籍的儀式已于十幾天前完成了。

盤瑤將這種陰陽之間的交流看得很神圣,遇大事都要向祖宗匯報,仿佛他們一直在一起生活從未離開。這從他們的木樓建筑的空間配置上就可見一斑。

同練盤瑤的住所一般為兩層木樓,一樓是豬牛雞鴨舍和放家具的地方,二樓才住人。

進二樓堂屋正中心就是供祖宗“居住”的神龕,寬三米左右,制作十分精美。神龕左邊是火塘,右邊是灶房。火塘是休閑娛樂時吃煙喝茶聊生的場所,灶房也就是廚房。

此時,火塘上正蒸著糯米飯,另一邊灶上的鋁壺里溫著米酒。糯米飯和酒香蒸騰著,溫暖地彌漫在這個盤瑤人家。

參加送親的親友陸續入座吃早飯,火銃炮又在廊前“呯呯呯”地響了起來,送親即將正式開始。(未完待續)(趙偉翔/文 賴柳生/圖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