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氏遺風下的盤瑤婚禮(下)

典故|時間:2016-12-20 11:27 來源:本站原創 評論:0 點擊:7070

送親路上美嬌娘

上午7:50左右,新娘親屬都集中到堂屋,紅爺大人開始施法道,在水里做一個護身符一個長生符,護身符噴在親屬身上,以保護眾親屬出入平安。長生符則噴在新娘身上,保佑她一生幸福平安長壽。

接著,紅爺大人放響三連炮,男方來引親的兩男兩女最先離開,送親的隊伍緊跟其后啟程了。

新娘家不用備任何嫁妝,隨行親屬也不用備禮。這是個特別的日子,娘家人可空手到新郎家吃喝兩天,新郎家不能怠慢,被打罵也要忍氣吞聲。

從山腳屯到小坡屯大約是一個多小時的腳程。兩個婦女擔著米酒、臘肉及糯米飯等一些吃食走在隊伍最前面,接著紅爺大人、新娘、伴娘,然后是其他送親的親屬,大多為女子。

這是一次盛裝婚禮,送親的人大部分身著民族盛裝。紅爺身坡紅帶,是送親隊伍中的絕對權威,說停就停說走就走,其他人誰也不能發號施令。新娘雙手執一條方巾于胸前,緊隨其后,不能怠慢。

山路彎彎飄在陡峭山間,深山冬季,楓紅蘆白,一坡一坡蒼翠竹林始終伴隨。竹木是同練盤瑤的主要經濟來源。新娘就在山下的竹木加工廠打工,端莊水靈的她一雙手卻很粗糙,握起來竟有接觸松木皮的感覺,那是久修竹木留下的艱辛印跡。

出發剛15分鐘,紅爺大人便讓隊伍停下來休息,并讓每人領一塊糯米飯一塊肥肉加餐。

半小時后,隊伍繼續上路,沒有鼓聲也沒有歌聲,隊伍輕松緩行,只有送親的鞭炮聲響徹寂靜的山谷。

行程過半,隊伍在一塊較寬的平地停了下來。紅爺大人盤文乾說,頻頻在路上加餐其實是傳統習慣,以前沒有公路,送一回親都要半天以上。但這次休息,除了加餐外,還要等待迎親隊伍的到來,并舉行新娘加裝儀式。

果然,沒多久,山坡下傳來了鑼鼓、鞭炮和嗩吶聲,場面由此變得熱鬧起來。

迎親隊伍分兩列,大多為男子,皆披紅帶,兩名嗩吶手在前吹響了“一枝花”調,鑼鼓鈸手緊隨其后,然后是男方其他親屬。

兩邊的鞭炮聲匯合了起來。稍休息一會,新娘加裝儀式正式開始。首先是加一件精美的繡花圍裙,然后是鳳冠。這兩件都是新郎家準備的。圍裙為純手繡,花紋為體現了整個瑤鄉的世界,山川河流、花鳥蟲魚,底部是牽起手的歡慶豐收盤瑤人物形象,最后是珠簾綴尾。

最令人驚嘆的是鳳冠,寬半米左右,兩邊低垂呈屋檐狀,骨架為銀質,前有精美珠簾垂下,頂上有銀鳳展翅立于其上,后綴數十銀珠花,形成百鳥朝鳳之勢。伴娘盤秋瓊說,包括新娘準備的嫁衣在內,這一整套新娘裝價值數萬元。

加裝完畢的新娘立即變得雍容華貴起來,甚至比剛剛加冕的皇后更顯威儀。新娘盤瑞花在此后行程始終用方巾半掩面。

“過山調”響起來,隊伍繼續前行,過一個嶺,下一個坡,目的地小坡屯在望。新郎盤有鳳的木樓位于坡上,面對一坡田地和遠山竹林。

然而,隊伍并沒有直奔目的地,而是進入了一塊平地,親屬們圍成了一圈。紅爺大人開始進門前的最道一道儀式——給新娘掛紅,送銀珠花。此期間,兩名嗩吶手吹響“掛紅”調穿梭在女方親屬間。盤文乾說,此儀式主要是新娘進門前,將山魈等不祥之物擋在門外和祝福之意。

進門留印

進門前,新娘盤瑞花經歷了一道特別的儀式。

與別的民族新娘進門跨火盆不同,盤瑞花進門前兩步必須準確地踩在兩張黃紙上。

“踩紙”儀式由男方的主婚人清水先生李才勝主持,男方一名父母雙全品德出眾的女子牽引新娘進門,此時,男方父母要回避。

新娘盤瑞花踩過的兩張黃紙很快被清水先生李才勝收了起來,念念有詞之后置于神龕上。李才勝說,新人踩紙就是正式入籍的意思,把腳留在男方家,不再有別念,從此在此安居樂業。

新娘親屬進門每人得喝一杯欄門酒,吃一塊豬肝。第二天離開,得再喝一回攔門酒,但這次,要吃一塊肥肉。其中含義待考。

盤瑞花進門后,新郎盤有鳳迎了上來,兩人在神龕前先拜祖宗,然后清水先生手執兩杯酒雙手交叉起來,讓新人喝交杯酒。酒禮畢新人被送入洞房休息。

但這只是新婚夫婦的與祖宗的見面禮,而并非正式拜堂。最隆重的拜堂儀式要等到下午2點,時辰是擇好的。

在等待拜堂的時間里,其他儀式仍在繼續進行。新郎家將幾大塊生豬腿置于神龕及堂屋門廊。李才勝說,這是在邀請祖先先來享用盛宴。但奇怪的是,整個儀式雖燒有紙錢,卻不見最隆重的上香儀式,甚至沒有燒香,只是點亮一盞油燈,跟漢、壯等民族風俗迥異。

婚堂十二拜


臨近下午2時,神龕前擺起了數張方桌,聯成長臺,上陳瓜果點心及菜肴。桌前地上鋪上了一張席子、棉被。先是新娘的紅爺大人、祖父母、父母親、外祖父母、舅父母等“親家客”先上桌,每次8人,輪流入席。

拜堂儀式開始。清水先生上來,唱曰:一撒紅堂吉慶,二撒金玉滿堂,三撒桃源結義,四撒二人結成雙,五撒登科早貴,六撒六合高春,七撒天下星日月,八撒金銀任你稱,九撒知府打皇傘,十撒太子坐朝廷。

紅爺大人順承答這十條,只是將“撒”字改成“要”字。

之后,新人立在席前,手執疊成塊的方巾,開始行跪拜禮,盤有鳳得像西藏朝圣的人一樣展手,彎腰,屈膝,跪下,伏地、叩頭,連拜十二次,新娘盤瑞花卻只須像道萬福一樣跟著行半屈膝禮十二次就可以了。盤有鳳沒有經驗,拜禮做不到位,清水先生只好叫有過拜堂經驗的男子從后面扶助他。兩人每跪一批,臺上親屬就在盤中撿此果品賞給新人并給見面禮。

新人十二次拜禮,之前被認為是因為一年有十二個月,輪回有十二個生肖之故。但很顯然,這極有可能是個錯誤的猜測。盤瑤祖先盤瓠育有六男六女,形成盤瑤十二姓,十二拜應該是分別拜這十二個先祖,以示尊重和不忘本。

拜完新娘家親屬后,才輪到新郎家親屬,每拜完一批,眾人飲酒作樂,講彩話,待一批批拜完時,已經夜幕降臨。李才勝說,這算是簡單的,只選出代表來拜,若嚴格按祖宗形式,每位親屬都要拜,他們得拜到天亮。

禮過三巡潑酒歡

真正的酒宴在拜堂的第二天進行,這是盤瑤最隆重的家庭間的交往,其奇特與隆重讓人難忘。

12月7日這一天,男方家族的所有成員也都來了,盛大的婚宴正式開始。

酒席是長桌席,桌與桌連在一起,有頭有尾。頭在神龕那里,清水先生坐桌頭,然后兩邊分別是親家公、紅爺大人、舅爺,然后才是叔伯輩和叔伯兄弟姐妹按嚴格按輩分排坐。

菜肴有三鮮湯、扣肉、白扣、點心、炒瘦肉、碎骨、炒排骨、炒牛肉、牛腩、花生、蘭花根、豆腐圓、紅蛋、粉絲豬肝、大腸炒腐竹、筍炒肥肉、鯉魚、豬腳蘿卜、白切雞、瘦肉片、炒豬肚共21個菜。

人齊了,菜上了,卻不能立即動筷,還有很多儀式要進行。先是紅爺大人和清水先生念出參加婚禮的所有家庭,并作法道邀請祖宗及每個家庭新近去世的長輩前來享用。之后,兩方親屬依次入座,開始隆重的三巡敬酒禮。

第一巡,清水先生李才旺帶著新郎盤有鳳到女方親屬座前認親,敬雞邊湯,女方親屬則用酒回敬。

何為雞邊湯,就是把整雞分成兩半煮湯,半邊雞先供祖宗后,被剁碎放到甜酒里敬新娘親屬。李才旺說,在以前,新郎家必須為新娘家每個家屬準備半邊雞,現在已經是簡化的形式。

敬酒時,新郎必須施半屈膝禮12次以示敬重,被敬到的新娘親屬先得喝了甜酒才能吃到下面的雞肉。禮畢,女方每位親屬要給新娘見面禮,一般是10塊錢。

第二巡,則是紅爺大人帶著新郎盤瑞花到新郎親屬座前認親,敬酒。在這一天,女方為尊貴,男方親屬是不能喝到雞邊湯的。

待認親完畢,進行第三巡喝臺酒,也就是兩邊親屬的互敬。前兩巡,必須莊重,不可吵鬧,但在第三巡,則全然放開,可以猜碼,胡鬧。這時一眼望去,滿堂都是屈膝人。

第三巡酒禮正在進行的時候,有人把門關上了,誰也跑不了,婚宴喝到最后,逐漸竟演變成一場潑灑狂歡。而年輕未婚男女在這場婚宴里,一來二去,推杯換盞,情投意合,便暗生情愫。每一次婚禮狂歡都會有青年未婚男女“暗渡陳倉”。

直到夜幕降臨,歡宴才結束,狂歡之后大山重新沉寂,漸漸散去的親屬一個個東倒西歪,是一派“家家扶得醉人歸”的田園詩境。(全文完)(趙偉翔/文 賴柳生/圖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