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人是史上第一撥吃螺螄的人?記者走進白蓮洞,探尋柳州史前文明之秘

城記|時間:2019-12-18 14:40 來源:本站原創 評論:0 點擊:1474

1穿越洪荒:體驗奇妙之旅

?

“我常常想,在幾千米以下的地核,那里究竟藏著些什么,一些什么,如同我的沉默……總有一天,我會找到什么,撥開塵霧和泥土,我會讓她復活,總有一天,讓她告訴我,她曾怎樣的生活……”

??

不少家長帶小朋友來白蓮洞古人類遺址博物館參觀.jpg

不少家長帶小朋友來白蓮洞古人類遺址博物館參觀


——這是國內著名音樂劇《金沙》的選段,講述的是成都3000年前金沙古國的故事。一曲唱段,寫照著我們從地底無盡塵埃歲月中,溯源過往、追尋祖先足跡的精神之旅。中華文明之所以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不曾中斷的古文明,在于我們精神世界里對傳承的執著和堅持。這部劇正是從考古發掘出發講故事,進而展現一段文明歷程,塑造一座城市文明傳承底蘊的經典作品。

??

柳州,我們常說是一座有兩千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事實上,早在數萬甚至數十萬年前,柳江流域便已是古人類生息之地,白蓮洞人和柳江人便是穿越在那一段時光中的主角。進而回溯到200多萬年前,活生生的“金剛”——柳城巨猿作為一條未進化成人類的分支,便已在洪荒中橫行。

??

在考古學上,有“南有白蓮洞,北有山頂洞”之說,以白蓮洞人和柳江人等古人類遺址為中心,方圓數十公里范圍內,柳州呈現出一個古人類遺址的群落,他們是舊石器時代——中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這一人類發展重要歷程的重大發現,是人類“單一地區起源”說到“多地區起源與附帶雜交”說的核心佐證之一。


復原像展示了古人類打獵的場景.jpg

復原像展示了古人類打獵的場景


今年9月29日,新的柳州白蓮洞洞穴科學博物館——白蓮洞古人類遺址博物館建成并對外開放。在這座神奇的洞穴博物館中,集中展示了柳州古人類和古猿類遺址群落的種種遺存,以及用現代科技還原的各種穿越場景。今起,我們將推出“走進白蓮洞,探尋柳州史前文明之秘”,撥開歷史的塵霧和泥土,讓他告訴我們,他們曾怎樣生活;柳州,有著怎樣的文化底蘊和基因。

??

11月7日,我們第一次走進白蓮洞洞穴科學博物館。館外廣場上,一群群孩子在老師的帶領下排隊準備進入展廳,其中還有幼兒園小朋友。他們或許還不能理解上萬年前是什么概念,但他們將會萌生對于文明和傳承的種子。

??

此后幾天,我們多次走進這個濃縮了柳州史前文明財富的“洞穴”,展開一段探尋之旅:200多萬年前的清晨,森林中晨光和霧靄交匯,一群巨猿從洞中走出,它們的領袖身長5米,壯碩無朋,體型是當今最大的猿類——非洲山地大猩猩的兩倍,是名副其實的“金剛”,巨猿出行,橫掠叢林,折斷的樹枝噼啪作響;20多萬年前的柳州,一個晚期智人在洞穴里用石頭于巖壁上刻畫著什么,也許是某種動物,也許是某種記事方式,他已經開啟了智慧之門,他就是柳江人;3萬多年前,在白蓮洞附近的叢林和濕地中,身著獸皮的一群古人類為一天的食物而努力,他們有的手持棍棒或石器圍獵野豬,有的采集漿果,有的在撈螺螄,這群白蓮洞人為了生存,不斷進化出更高級的智慧和技能。走進白蓮洞洞穴科學博物館,你便穿越在史前一幅幅鮮活的場景之中,柳城巨猿、柳江先民、白蓮洞人、龍潭漁夫,古人把他們的故事埋藏在喀斯特洞穴堆積中,等著我們去追尋。而柳州先民的自強不息和頑強拼搏,濃縮于此。

??

“金剛”之威

??

博物館里陳列著兩具高大的塑像,是柳城巨猿復原像。巨猿生活在距今200萬至20萬年間,它站立起來可達3米至5米,體重能超過300公斤,是已發現的最大型的靈長類動物。


1935年,荷蘭古生物學家孔尼華在香港中藥鋪中發現了幾枚巨大靈長類牙齒化石,并將其定名為巨猿。1956年,著名古人類學家裴文中教授和賈蘭坡教授追尋著這些線索,親自率隊來廣西進行野外考察。直到1957年,巨猿的第一個下頜骨才由柳城縣農民覃秀懷的一個偶然發現出現在專家眼前。經考古發掘,柳城巨猿洞出土了巨猿下頜骨3件、巨猿牙齒1100多枚和數量眾多的其他動物化石。使柳州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巨猿之鄉。

??

巨猿曾和直立人比鄰而居。隨著青藏高原隆起,氣候交替加劇,巨猿棲息的亞熱帶森林環境被改變,距今10萬年前,不能適應生存環境巨變的巨猿逃不過優勝劣汰的自然法則,慢慢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

柳江人和日本先民

??

1958年9月,柳江新興農場的工人在挖取巖泥時發現了一個頭骨,當時的場長李殿將它保護起來交給了博物館。著名古人類學家吳汝康院士研究后認為,柳江人洞發現頭骨的形態特征較周口店的山頂洞人和四川的資陽人原始,柳江人是正在形成中的蒙古人種的一種早期類型,為當時在中國以至整個東南亞發現的最早的現代人代表。柳江人頭骨前額膨大隆起,嘴部后縮,頭骨枕部沒有粗壯的肌脊,跟現代人已經很接近。

??

1994年,“古人類與史前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柳州召開,與會的中日學者把在日本列島發現的古人類與柳江人做了對比,認為距今18000年前生活在日本沖繩的港川人可能是柳江人的一支演變而來。柳江人洞低矮狹小,黑暗潮濕,不符合古人類選擇居住地的標準,那么柳江人為何出現在這里呢?有關學者聯想到了距離柳江人洞僅3公里的白蓮洞遺址,柳江人可能就是白蓮洞早期文化的創造者。

??

白蓮洞人的技能進化

??

白蓮洞遺址的文化堆積年代為距今37000至7000年,包含了舊石器時代晚期經中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過渡的文化遺存。從1956年到20世紀70-80年代,白蓮洞遺址經過數次發掘,發現人類用火遺跡2處,出土人牙化石2枚和一批破碎的動物化石,打制和磨制石器500余件、夾砂陶片若干。白蓮洞連續完整的文化堆積如一部古老的地書,為探索中石器時代華南地區文化轉變提供了十分珍貴的實證材料。

??

在距今37000年至20000年的舊石器時代晚期,白蓮洞人制造的工具以簡單實用為主,例如石錘,利用礫石自然的形態,采用錘擊法單面打擊制成。距今約1.8萬至1.2萬年前的中石器時代,打制石器技術進步,白蓮洞人已經有意識地通過二次加工將石器修理成對稱和便于抓握的形態;帶來更多驚喜的是,出現了磨刃石器,為獲得鋒利的刃而磨削的新工藝,是觀念上的一大突破。新石器時代早中期距今11000年至7000年間,白蓮洞出土的這一時期器物可以看到技術躍進之后的持續進步,礫石工具已經修整得很規整并經過磨光,甚至出現了組合工具。

??

他們怎樣生活

??

博物館二樓有一片浸入式展區,再現了古人類在打制石器、磨制骨器、制作木矛、揉捏陶土的生產場面,和采集、狩獵、漁獵收獲時的片段,共7組群像雕塑,說明史前柳州是水草繁茂的宜居之地。

??

柳州先民在原始森林中采集野果、在山嶺上狩獵野豬、在龍潭碧水里叉魚撈螺。夕陽落山時,回到山洞,割開野豬的毛皮取肉燒烤;敲掉螺螄尾部用陶器煮一罐湯;在白蓮洞中守著篝火,聽老人講口口相傳的上古傳說……

??

這里的場景,雖然不能反映柳州史前文化的全貌,但是不可否認柳江流域在史前時期有過璀璨奪目的文化,在人類起源研究、中石器時代文化研究、原始宗教萌芽研究、原始制陶技術等方面都有著重要的地位。舊石器時代長達300萬年的漫漫征程,柳江先民經歷風霜雨雪、顛沛流離、忍饑受渴的艱辛歲月,在距今1萬年前他們走出洞穴步入廣闊的天地,頑強拼搏中迎來了新石器時代的文明曙光。


2螺螄石器:進化折射智慧


柳州螺螄粉如今是當之無愧的“網紅”美食,甚至走向了世界。通過白蓮洞,我們了解到,數萬年前柳州先民便以螺螄為食。隨著人類文明的演進、柳州人從史前到如今的一路前行,螺螄的螺旋狀外殼,如同時空隧道,讓我們有了追根溯源的入口。而各個時期地質層發掘出來的一件件石器,也訴說著洪荒歲月,人們為了繁衍、生存如何開發著人類智慧——從舊石器時代粗糙的打制石器,到中石器時代具備一定形狀和被打磨過的石器,再到新石器時代出現經拋光、打孔后的甚至是專門用于祭祀的大石鏟,我們見證了柳州先祖不斷開啟新的文明大門。都說倉頡造字而天地驚鬼神泣,柳州先民從螺螄的烹煮到工具的進化,一樣是刺穿蠻荒籠罩、開啟文明曙光的戰天斗地之舉。一顆螺螄,一件石器,讓我們看到史前先民傳承至今的精神內核。從博物館走出,看到現代都市,這萬年的滄海桑田,并非一夢,而是我們不斷前行的一段旅程。

??

柳州人,“史上第一撥吃螺螄的人”

??

在博物館內,工作人員復制了一段大龍潭鯉魚嘴遺址的螺螄殼堆積層,自下而上螺螄殼由大變小。“可以說柳州這片土地的歷史文化發展軌跡就是一段采集食用螺螄的歷史。”柳州博物館原副館長、本地知名考古學者劉文說,雖然柳州螺螄粉出現時間較短,但嗍螺螄在柳州歷史悠久。


1980年1月,當時柳州博物館的羅秀英和桂林文博專家在大龍潭調查摩崖石刻時,隨手在路邊抓了一把土,羅秀英說了一句“怎么有碎陶片”,大龍潭鯉魚嘴遺址便被“抓”了出來。

??

游客們觀看宣傳片.jpg

游客們觀看宣傳片


“在發掘大龍潭鯉魚嘴遺址的過程中,發現了大量螺螄殼,這些螺螄殼已有21000多年歷史,‘屁股’都被‘鉗’,肉被食用。”劉文告訴記者,在發掘地層時有個有趣的現象。“在不同地層發掘的螺螄殼形狀不一樣,越往底層的螺螄越大顆,較上層發現的螺螄殼相對小很多,說明人類吃螺螄比產螺螄的速度要快,把大的吃完了就只能吃小的了。”

??

為何螺螄成為柳州史前人類大量食用的美味?肥美的魚需要眼疾手快的人才能捕到,而新鮮的螺、蚌,方便撿拾,半大不小的少年也可以參與晚餐的籌備。也許有人會問,古人類吃螺螄跟我們現在一樣?白蓮洞古人類遺址博物館館長蔣遠金說,我們可以想象,族群里的廚師會用敲砸器把螺螄尾部敲掉,放到陶器里煮食。鮮美的螺螄加上捕獲的河魚、采集來的野菜,正是一頓豐盛美味的原始火鍋大餐。從螺螄去尾這個細節,我們能看到先民無處不在的智慧進化。

??

比之學者的嚴謹考據和推論,我們對柳州人和螺螄的聯系,有這樣一番理解:螺螄外殼僵硬而內里柔軟,與柳州人之氣質其實挺相像——柳州人在廣西以豪爽著稱,城市氣質洋溢著不服輸的勁頭,連說話語音也比桂北等地區更為硬朗;但我們一樣也情感豐富,有喀斯特奇峰之跌宕,有九曲柳江之婉轉,有紫荊花城之浪漫,有著對家鄉深深的自豪和海納百川共聚柳州之共識。當然這是對于柳州氣質的一家之言,但還有個說法,也值得我們品味——因為古人類遺址集中的螺螄堆積層證據,以及如今柳州人仍舊癡迷于以螺螄為食材的各種美食,便有我們是“史上第一撥吃螺螄的人”之說,玩笑之中,也是柳州之體現,什么事都要爭個第一。

??

石器時代他們開始仰望星空

??

在白蓮洞古人類遺址博物館內,陳列最多的展品,是石器。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排大石鏟,這些大石鏟具備復雜的形狀和紋飾,最大的有近一米長,是新石器時代所造。這些石鏟材質硬脆,能用于挖掘么?副館長閆少朋說,“這些石鏟并非用于生產,主要功能是裝飾和祭祀”。我們仿佛看到這樣的場景:火堆之前,祭壇之上,族老手持代表權威的這些祭祀用具,溝通神靈與上蒼。


人類的起源演化分為四個階段:南方古猿——能人——直立人——智人。而以柳江人為代表之一的智人階段的晚期智人,則將人類帶入石器時代,開啟人類文明。從柳江人到白蓮洞人,再到大龍潭鯉魚嘴、蘭家村等遺址,數十平方公里內,集中呈現出史前人類從舊石器時代、中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的人類發展歷程。從最初為了采集和漁獵,制造出最簡單的工具,到打磨出鋒刃用于狩獵、給石器穿孔用于固定漁網、刻出紋飾用于祭祀,柳州先民展現的智慧令人驚嘆。最終,當他們以手中的器物作為媒介仰望星空時,文字、宗教、信仰這樣人類文明的高級智慧,已在萌芽之中。

??

事實上,我們以往所學的歷史當中,教材里定義智人最初的階段是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其中并無“中石器時代”,一段時間來,有關“中石器時代”是否存在,學術界一直有爭論。而柳州的古人類遺址群落,其一脈相承的證據,是“中石器時代”這一階段得到普遍認同的重要佐證,一定程度上定鼎“南有白蓮洞、北有山頂洞”之說。這些石器,是柳州彌足珍貴的瑰寶。

??

當人類從洞穴中走出

??

柳州自然環境優美,河流縱橫,適合人類居住繁衍。至今,以白蓮洞遺址為中心自外輻射,二三十公里的距離,發現了白蓮洞、鯉魚嘴、蘭家村、鹿谷嶺等史前文化遺址。

??

從白蓮洞洞穴居住發展移居河岸狩獵、捕撈,柳州先民從巖洞走出,繁衍到更廣闊的天地。劉文說,白蓮洞遺址、鯉魚嘴遺址出土的燧石石器,其他遺址所沒有,而鯉魚嘴遺址應由白蓮洞發展而來。蘭家村、鹿谷嶺、響水等遺址發掘的大量新石器時代文物,則說明了古人類在此有著長期的生存痕跡,在河岸搭棚生活、生業,從巖洞、高山走向河谷,從漁鼓走向文明。

??

“五萬多年前柳江人在這里繁衍生息,三萬多年前白蓮洞人生活的痕跡依稀可見,兩萬多年前大龍潭人的出現,一萬多年前的蘭家村人、都樂人生存于此,這樣銜接下來,在柳州生存過古人類都能排得上隊,形成了一個較為完整的生存痕跡。”劉文說。

??

寥寥數語凝練的古人類發展歷程,實則經過了萬年的滄海桑田,柳州先民在蠻荒中前行,走到如今的歲月。而在更久遠的200多萬年前,柳州曾是巨猿“金剛”橫行之地,他們與我們智人的祖先同處一個時空,最終這一種群卻神秘地消失在了歷史長河當中,他們遭遇了什么?


3“金剛”讓柳州成為“巨猿之鄉”


迎面而來兩只巨獸,高大壯碩,形象讓人十分熟悉——跟好萊塢著名科幻電影里的“金剛”高度相似。這是白蓮洞古人類遺址博物館里的兩個柳城巨猿復原像,副館長閆少朋說:“復原像都不能反映這巨猿有多巨大,這比實際尺寸有所縮小”。活躍在200多萬年前的柳城巨猿身長3到5米,上世紀50年代,這個物種的第一塊下頜化石在柳城縣社沖鄉楞寨村被發現。迄今為止,全世界發現巨猿化石的地點有17個,廣西就占12個,在柳城出土的化石數量最多,也最為珍貴,柳州是名副其實的“巨猿之鄉”,也使柳州在柳江人、白蓮洞人等古人類遺址之外,增添了遠古生物繁衍生息的新奇,他們是來自兩百萬年前的“金剛”。從體型上來看,這些巨獸在遠古幾乎無敵,難有生物威脅到它們的存在。是什么原因讓它們最終消失?這是柳州土地上遠古生物留給世人的又一個謎,以巨猿為主角,柳州的故事,追溯到了200多萬年前。

??

游客在拍攝柳城巨猿復原像.jpg

游客在拍攝柳城巨猿復原像


讓考古泰斗激動的巨獸從泥土里現身

??

在發現巨猿之前,位于楞寨村的這個普通山洞叫硝巖洞,一連串的巧合,讓深藏洞中兩百萬年的巨獸從歷史塵埃中再見天日。

??

1956年9月,村民覃秀懷父子冒險攀壁到此洞中挖巖泥做肥料。不料一鋤下去,卻“咣”的一聲,鋤頭勾出了一樣怪東西——一塊如馬蹄形的石頭,上面還長著牙齒。后來有人告訴他,這可是寶貝,叫“龍骨”,可以當藥材賣。當父子倆興沖沖地到收購站時,工作人員卻說,1956年4月2日,國務院下發了關于在農業生產建設中保護文物的通知,禁止挖掘和收購“龍骨”。正當覃秀懷一臉失望,準備收拾東西走人時,眼尖的柳江縣洛滿人民銀行營業所主任韋耀社,發現“龍骨”里有一個下顎骨并勸其捐獻給政府。


于是這個標本就由韋耀社送到柳州市文化局,又轉送到當時的廣西省博物館。巧的是,當時,我國著名人類學家裴文中教授奉中國科學院派遣,正好在南寧籌備到廣西各地進行山洞化石調查研究。標本被送到正在南寧作野外考察的裴文中手中,裴文中托著標本,激動地說:“終于找到你了!”

??

巨猿,一直是考古界和探險家最為熱衷追尋的物種之一,也是世人樂于想象和關注的對象,科幻經典IP“金剛”便由此而來。1935年,荷蘭古生物學家孔尼華在香港中藥鋪發現了幾枚巨大靈長類牙齒化石,并將其定名為巨猿。直至1956年,裴文中和我國另一考古泰斗賈蘭坡教授追尋著這些線索,發現了柳城巨猿。經考古發掘,柳城巨猿洞出土了巨猿下頜骨3件、巨猿牙齒1100多枚和數量眾多的其他動物化石。據《世界巨猿化石地點統計表》,已經發現的17個巨猿化石地點,大部分只是發現了數量不多的牙齒化石,巨猿的下頜骨僅柳城巨猿洞和崇左巖亮洞有發現,其中柳城巨猿洞出土的巨猿化石數量最多。

??

猜想:吃素的巨獸

??

從1957年到1963年,調查隊對柳城巨猿洞進行了6次考古發掘,共出土巨猿下頜骨3件、牙齒1100多枚。代表了更新世早期75個巨猿個體。山洞也因此被命名為柳城巨猿洞。迄今為止,世界上發現的17個巨猿化石地點中,廣西多達12處,而柳城巨猿洞出土巨猿化石的數量和質量都堪稱世界第一,柳州也成為名副其實的巨猿之鄉。隨著巨猿化石材料的增多及研究的深入,巨猿的神秘面紗也一點點地被揭開。

??

科學家推斷,巨猿體型龐大,它的牙齒遠比人的粗大,是人類的2至3倍。巨猿的下頜骨與巨大的臼齒都有與人類相似的特征。但巨猿是否屬于早期人類,是否具有直立行走的行為方式,目前的化石證據還不能解答。

??

巨猿的牙釉質厚度是目前已知現生和化石靈長類中最厚的,根據牙齒特征門齒很小,犬齒不鋒利,上下臼齒咀嚼面大、磨蝕厲害,我們推斷巨猿是堅定的素食主義者,以森林中的草、嫩葉和果實為主要食物。

??

這么龐大的生物竟然是素食型動物,這就很有趣了。正是它們的牙齒非常強大,咬合力足以用來咀嚼竹子這樣難咬的食物。一顆巨猿牙齒大到可以有人類牙齒的四倍之大,廣西民族博物館的古人類研究中心博士廖衛曾說:“擁有這些巨大牙齒的巨猿,想要咬斷一根碗口粗的竹子,就如同人類折斷一根牙簽一般輕松。”

??

巨猿,這個目前已知生活在地球上體型最大的靈長類動物,和“活化石”大熊貓一樣,同樣對竹子情有獨鐘。1962年,裴文中在廣西柳城縣巨猿洞內發現了大熊貓小種化石。是不是在200多萬年前,在柳城這片繁衍生息之地,巨猿和大熊貓的祖先曾一同生活,它們穿越原始森林,尋找美味竹子?但隨著地球演變環境變化,大熊貓在漫長的歲月中存活下來,巨猿卻在距今約10萬年前消失滅絕,這其中巨猿又經歷了什么?

??

消失:巨大化的陷阱

??

更新世早中期,巨猿和直立人曾比鄰而居。隨著青藏高原隆起,氣候交替加劇,面對這樣的環境改變,為什么屬于直立人的北京人最后進化成了現代人類,而與同時代原始人類相差微乎其微的巨猿卻走上了滅絕之路?

??

裴文中認為他們是“懶”死的。加拿大地球地理學教授杰克·里克則聲稱,巨猿是“餓”死的。

??

上世紀60年代,北京大學地質地理系教授周慧祥在研究柳城巨猿洞地質情況時,發現欏寨山所在區域位于廣西弧內中間地帶,是相對較安全的地區。也就是說,在第四紀,柳城地帶地質變化不大,不足以威脅到巨猿的生存。而柳江兩岸森林密布,植物果實和可獵捕的動物很豐富,食物來源不愁。

??

當北方平原上“窮苦”的北京人開始刀耕火種時,柳城的巨猿們卻像現在的黑猩猩一樣,正在一邊曬太陽,一邊用小樹枝插入白蟻窩中引出白蟻當零嘴。

??

裴文中教授認為,正是這種“飯來張口”的生活導致了巨猿的滅絕。巨猿的前輩生活在氣候暖和的南方,生物眾多、食料豐富,不用勞動就可獲得食物。因此,身體就向著龐大的一方發展。

??

但是同時,它們獵獲食物的能力卻沒有得到相應的發展。到了后來,巨猿龐大的身軀需要大量的食物,卻獵取不了,它們就只能滅絕。

??

相反,在北方,中國猿人的前輩生活在寒冷干燥的氣候里,食料貧乏,他們被迫進行勞動,用兩只手來狩獵其他動物、進行生活資料的生產。到了中國猿人的時代,他們已經能夠使用石器工具,生產力高,最后變成了現代人。

??

杰克·里克則認為,因為巨猿主要以竹子為生,在巨猿生活的末期,正是冰河期反復出現,整個北半球氣候多次劇烈動蕩的時期,竹子還有一個幾十年一遇的集體開花期,這給巨猿生存造成了極大威脅。它們單一的飲食結構使得其在與人類的生存競爭中處于劣勢,并最終導致了巨猿的滅亡。

??

貌似強悍的巨猿在生態環境的巨大變化中進化失敗,最終被自然淘汰。而同期智人的先祖,則不斷在挑戰中,走出蒙昧,開啟靈智。無論是百萬年前的猿類,還是始于柳江人、白蓮洞人的柳州先民,都是我們這片土地生機蓬勃的證明。在考古界,在人類學研究當中,柳州的諸多遺址,是一個重要的中心。而這些寶貴的文明財富和底蘊,并不如我們的工業城市、甚至是近年來備受矚目的紫荊花城等名片所熟知。這筆豐厚的遺產,需要我們進一步挖掘和傳承。


4北有山頂洞 南有白蓮洞


1956年,柳城巨猿下頜骨化石的發現,揭開了柳州史前遺址發現與發掘的大幕。此后白蓮洞遺址、柳江人遺址、鯉魚嘴遺址等重要遺址相繼發現,通過文物普查。在幾代考古工作者的努力下,柳州持續發現了甘前巖人遺址、九頭山人遺址、都樂人遺址、酒壺山遺址、陳家巖遺址、穿洞遺址、仙佛洞遺址等洞穴遺址,以及蘭家村遺址、鹿谷嶺遺址、響水遺址、新村遺址、獨靜村遺址、曾家村遺址等臺地遺址。這些各類遺址共有40多處。

??

復原像展示了當時古人類生活勞作的樣子.jpg

復原像展示了當時古人類生活勞作的樣子


柳城巨猿洞發現的巨猿化石,數量和質量都堪稱“世界第一”,讓柳州成為名副其實的巨猿之鄉。而一系列史前人類遺址的發現,在柳州形成了一個方圓數十公里的史前人類遺址群落。柳州這片土地,完整而集中地呈現出人類史前文明的演化歷程,這在全國乃至世界都較為罕見,足以證明龍城是得天獨厚的人類生存繁衍之地。中國史前考古學的奠基人之一,白蓮洞博物館創始人裴文中教授說:“中國可以成為世界上古人類學的中心,廣西是中心的中心。”而在這中心里,柳州則是以裴文中教授為代表的諸多考古學家云集之地。“北有山頂洞,南有白蓮洞”,以白蓮洞為代表的柳州史前文明遺址群落,與早已名揚世界的山頂洞人文化遺址南北輝映,共同開啟神州大地源遠流長的文明曙光。

??

為什么說“北有山頂洞,南有白蓮洞”

??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廣西逐漸成為古人類學研究的重點地區。

??

裴文中教授說:“在人類發生和發展的一百萬年里,廣西這地方始終是氣候暖和,雨水充足,自然界中有豐富的食物資源,適宜于原始人類和與人類接近的猿類生息繁殖。”他明確宣布:“如果我們有計劃地、有步驟地在廣西開展古人類學的普遍調查(調查山洞)和重點發掘工作,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一定能將人類發展過程中發現的、尚缺的各個環節找到,在中國建立起人類發展的完整系統,成為這門科學研究的世界中心,廣西則將成為中心的中心”。而柳州的古人類遺址發掘,裴文中教授和另一位學界泰斗賈蘭坡教授傾注了大量心血。


1981年,裴文中老派他的助手周國興先生到柳州,與柳州市博物館簽訂了聯合發掘白蓮洞的協議書,并親自擔任隊長,領導工作的進行。經過系統發掘,共獲得人類牙齒2枚,石器500多件,哺乳動物化石23種,為籌建白蓮洞博物館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同年,柳州市人民政府采納了裴文中先生的建議,決定正式成立柳州白蓮洞洞穴科學博物館籌備處,并委托他擔任籌備處主任。1981年5月1日,裴文中教授在病床上為柳州白蓮洞博物館題詞,再次提出了“中國可以成為世界上古人類學的中心,廣西是中心的中心。”翌年9月,裴老辭世。

??

事實上,不僅是裴老等對柳州古人類遺址進行發掘作出了重要貢獻的專家,在業界,柳州之于古人類考古研究的意義,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受到重視和推崇。

??

“柳州史前文化是研究華南地區史前文化的標尺”

??

不久前,記者就柳州史前文化的一系列問題,書面采訪了國際知名史前考古學家、廣西文物保護與考古研究所信息中心主任謝光茂教授,他對白蓮洞等柳州史前文明遺址的影響,做了全國范圍的對比和剖析。

??

謝光茂說,白蓮洞遺址在我國乃至東南亞地區的史前考古研究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遺址擁有連續完整的地層剖面,包含舊石器時代晚期、中石器時代至新石器時代的多個文化層位,出土珍貴的人類化石、大量富有特色的石制品、少量的陶片及豐富的動物化石,還發現用火遺跡。完整的地層序列和豐富的出土材料表明,白蓮洞遺址十分重要和珍貴,像一部無字的史書,完整保存和記錄該地區史前人類不同時期生產與生活的遺物和遺跡,對于研究當時人類的體質特點、遺傳譜系,了解嶺南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與中石器時代的石器技術和文化特點,探討新石器時代早期的磨制技術與穿孔技術,復原古生態環境,以及建立地區性舊石器時代晚期至新石器時代早期的文化序列并據此破解舊石器時代—中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過渡等前沿熱點學術課題,具有重大的學術價值。

??

柳江人、白蓮洞人和鯉魚嘴人在這個地區繁衍生息,篳路藍縷,薪火相傳,創造出燦爛的史前文化。柳江人時代創造的文化是一種礫石石器文化;白蓮洞人在繼承柳江人文化傳統的基礎上有所創新,即保留有礫石石器文化,又創造出小石片石器文化;而鯉魚嘴人對白蓮洞人文化加以發揚光大,并與時俱進、因地制宜地制造和使用陶器、蚌器、骨器等器物,豐富了文化的內容。謝光茂認為:“可以說,柳州地區的史前文化是連續發展的,自成體系,是研究華南地區史前文化的一個標尺。”

??

讓史前文化瑰寶成為柳州新的城市名片

??

事實上,不僅是對于華南乃至全國,就世界范圍而言,柳州的史前文明考古,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柳江人對于日本人祖先起源的關聯,便是最好的例證。我國著名古人類學家、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吳新智院士,對柳江人化石和周邊地區發現的晚期智人化石作了比較研究,結果顯示柳江人與日本港川人之間的差異最小,相當于同一個群體之內的差異,表明他們之間存在密切的關系。日本的專家也認為,日本人的祖先可能是“柳江人”的一個支系。1984年,《科學之春》雜志第一期刊載日本東京大學人類學教授植原和郎一篇題為《日本人起源于中國柳江?》的文章。文章稱,在日本所發現的人骨化石形態類似中國柳江人,特別是港川人跟柳江人非常相似。許多日本人類學家認為日本人的起源要到中國南方去找,柳江人很有可能是日本人的祖先。

??

更為深遠的是,柳州古人類遺址群落,對現代人類“非洲起源說”提出了質疑,為“多地區起源說”提供了重要證據,成為現代人類起源研究中繞不開的化石人類之一。廣西民族博物館的學者王頠認為,柳江人頭骨化石的年代應該是距今7萬年到13萬年之間,這是王頠的研究團隊采用釉系法對柳江人地層年代進行測定后得出的結論,結論一經發表,引發學術震動。這不僅關系到柳江人生活年代問題,對國際而言,更是對“非洲起源學說”的一次沖擊。“非洲起源學說”認為,現代人類的祖先來自非洲,在距今大約20萬年前的時候,他們走出了非洲,在距今5萬到6萬年的時候來到東亞,這個說法被大多數人認可。“多數學者都相信人類起源非洲的路線圖。而我們柳江人的發現說,告訴他不是這樣的。我們這個地方可能在10萬年前,已經有非常清晰的具有現代人解剖特征的我們現在人的祖先,那么你非洲起源可能錯了,可能我們多地區起源是有道理的。生活在東亞區,這些現代人類可能并不是從非洲來的,我們可能就是本地區起源。比如柳江人演化到今天我們的人群。”

??

史前文化,已經成為柳州這座歷史文化名城桂冠上靚麗的明珠,諸多史前遺址由此蜚聲海內外,各界學者名流不吝對柳州史前文化的贊美。著名考古學家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鄧聰:“白蓮洞遺址的發掘,完全解決了中國考古學上中石器時代的長久不解之謎。”日本別府大學二宮淳一郎教授:“再訪柳州白蓮洞,我想日本人之遠祖。”而今,新建成的白蓮洞古人類遺址博物館,用更為直觀、豐富的科技手段,讓參觀者仿佛置身于史前洪荒當中,與我們的先祖展開對話。以此為新的起點,我們可以設想,假如更多、更豐富的學術交流和科普活動,成為繼水上狂歡節后柳州新的文化盛事;假如以博物館為起點,建設史前文化的體驗式公園……柳州史前文明遺址群落,這一深埋地下的瑰寶,需要我們持續地挖掘與傳承,我們這片從遠古至今都適宜人類生息繁衍的寶地,該會綻放出穿越時空的獨特光芒。


記者 陳熠 周枳伽



責任編輯:蘇寶祺

值班主任:李    華


相關閱讀: 社會 有趣 文化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