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拍《紅樓夢》:難,難,難!

洞見|時間:2016-12-19 17:54 來源:本站原創 評論:0 點擊:5020
87版《紅樓夢》海報

《紅樓夢》要拍新電影了,導演是曾執導《雍正王朝》《孔子》的胡玫,《孔子》的編劇何燕江這次也加盟了進來。新的電影片名為《紅樓夢2016》,不得不說這個電影名字很奇怪,不知道《紅樓夢》后面加個2016是什么意思。今年立項,公映起碼得明年,按照常規,就算加年份,也得叫《紅樓夢2017》才顯得更合理一點,起碼像個新電影。

《紅樓夢》不好拍。有87版陳曉旭、歐陽奮強主演的電視劇在前,倒不是最大障礙,最大障礙是這個古典題材如何贏得當下年輕觀眾群。同樣是四大名著,《西游記》這幾年成為電影人的發財樹,但《西游記》不一樣,《西游記》可以加魔幻、暗黑、特效、3D等流行元素,《紅樓夢》能加嗎?非但不能加,《紅樓夢》還得盡力往原著上靠,追求一個原汁原味,如果大膽改編,被罵得狗血噴頭的可能性很大。

但如果不大膽改編,發掘《紅樓夢》與當下年輕人的聯系,那么《紅樓夢》后面的2016算是白加了。《紅樓夢》是永遠的經典不假,但在這個經典多被拋棄、被放棄的娛樂時代,喜歡讀《紅樓夢》的人,在數量上已經大大降低,不像過去,經典版的《紅樓夢》曾是一代人的青春記憶。拿著原著照著拍,如果手法嚴謹、故事動人的話,老觀眾或會買賬,但新觀眾會產生距離感。像如過江之鯽的西游題材那樣,只把原著當創意源頭,亂七八糟胡改一番的話,雖然也招罵,但整體上票房都還不錯。所以,胡玫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用傳統的思維嚴肅地拍《紅樓夢》,還是用創新的思維大膽改編《紅樓夢》——比如,為《紅樓夢》加入網絡文章流行的穿越元素。

一部《紅樓夢》,情節繁復,人物眾多,想用一部電影完整地表現出來,非大師手筆不可。“《紅樓夢2016》從賈府全盛時期開始介入,深入展示太虛幻境、元妃省親、黛玉葬花、寶玉挨打等經典橋段,再現了賈寶玉與林黛玉之間的悲歡離合故事,同時深入展示了‘除了門口的石獅子,這賈府上下沒一個干凈的’”,根據這段信息的提示,可以猜測出胡玫版《紅樓夢》的主線故事,也能發現這部新片試圖融入批判意識,而且并無一部電影呈現整本《紅樓夢》的野心,這是讓人稍稍放心的地方。

四大名著中,《西游記》最好拍,因為它完全是一個虛構的故事,擁有跨越時空與時代的靈動元素,也不像《三國演義》《水滸傳》那樣,有著戲說歷史方面較大的風險。《紅樓夢》最難拍,因為《紅樓夢》中所展示的一個時代,無論是它曾悉心描寫的文化還是生活方式,都已經時過境遷,并且在現實生活當中,也不具備與這部名著呼應的土壤。讓《紅樓夢》里的人物,用現代的腔調說話,并表達出舊時的心境,這實在太難了。胡玫等于把一塊燙手山芋捧在了自己手里。

改編難,創新難,選演員也難,很難想到,有哪位演員能真正貼近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氣質。處理這塊燙手山芋的最好辦法,就是不要著急上馬,立項之后要將面臨的難題細化,尋找最佳的解決方案。在沒有底氣的情況下,不要貿然開機。但就算各方面條件成熟,拍攝新版電影《紅樓夢》也注定是一條冒險之路。

(京華)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