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棺材”的前世與今生

手藝|時間:2016-12-19 17:22 來源:柳州在線 評論:0 點擊:8097

“柳州棺材”的前世與今生

核心提示

古話說“死在柳州”,今語有“柳州一大怪,禮品店里賣‘棺材’”。棺材,在柳州可謂歷史悠久。柳州棺材質優工巧,早就享有盛名。如今,柳州人取“棺材,官財,升官發財”之音,大膽將這一傳統殯葬用品制作成工藝品,也已是聲名遠揚。如今,柳州的工藝棺材現狀如何呢?

成名:

據傳始于唐朝

按照民間說法,柳州棺材早在唐朝就有了名氣。柳宗元在柳州做官時,受到百姓愛戴。據傳,柳宗元在柳州病逝后,當地鄉親父老特意打制了一口上好的楠木棺材,殮裝他的遺體,運回他的老家河東(今山西永濟)安葬。幾個月后,棺木運送回到河東。人們打開棺材,卻發現柳公的遺體完好無損,面目仍栩栩如生。大家紛紛贊嘆柳州棺材了得,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傳出了“死在柳州”的說法。

清末民初,柳州棺材業更是盛極一時。當時,在柳州河北片區壽板街(今長青路)形成了制作、經營棺材的專業街,最多的時候有20多戶棺材鋪。

柳州棺材工藝考究,打制時采用整塊的楠木或油杉一分為二,做棺材兩側板或上下底蓋,一氣呵成,不能拼做。用木頭制成棺材后,還要上紅黑漆、拋光、打亮、細磨、上粉底,再打光,上蜂蠟(或生桐油)。經過這些處理,棺板的防腐性極高。檔次高的棺材制作工藝極為復雜,要在棺身精雕細刻盤龍、獅鳳、麒麟或其他花飾,并在封口的方板上漆上“福壽”二字。

不過,古時能享用高級棺材的,只有達官士紳、商賈富豪。柳州文史專家陳鐵生“板古”說,盛行土葬的年代,人們想著最后的歸宿死得安逸、有面子,自然以身后能用上柳州棺材,為人生一大快事了。由于柳州水路交通便利,棺材木質優良、加工精美,故而遠銷廣東、香港,甚至東南亞國家,柳州棺材也因此得以聲名遠揚。

低谷:

推行火葬導致工匠失業

上世紀60年代后期,移風易俗,推行火葬,柳州棺材業逐漸消失,許多棺材工匠不得不另謀他業。

一個偶然的機遇,出生于柳城縣一個棺材制作世家的王菊讓本該“壽終正寢”的棺材“起死回生”。

1979年,改革開放后,來柳州旅游經商的港、澳、臺同胞及海外僑胞絡繹不絕。一次,幾位香港客人通過旁人介紹,特意到王菊老家祖宅,觀看了她家保存的棺材樣品。香港客人對柳州棺材工藝贊不絕口,提出想帶幾副小型棺材回香港。

王菊按照香港客人的要求,親手制作了4個10厘米長的小棺材。香港客人愛不釋手,回港之后,又專門打 


受到這次制作的啟發,王菊很快組建了工藝品廠,專業生產小棺材。最初制作的小棺材沒有雕刻圖案、手工粗糙,經過32年來的工藝改進,王菊生產的工藝棺材已經達到近10個規格、多達150個品種。

傳統棺材給人的印象是隱晦、壓抑,王菊設計制作的工藝棺材看上去卻貴氣十足,且富有喜感。

王菊告訴記者,她在傳統棺材基礎上,對外觀、造型、雕工做了很大改進,使得小棺材更接近工藝品的特征。

柳州工藝棺材色彩輕快,有本色、琥珀黃色、紅木色、茶色等,輔以雙龍、雙鳳、九龍、百福、百壽等雕刻圖案,按照雕刻工藝還分為浮雕和線雕,尺寸從2厘米到30厘米不等。讓觀者稱奇的是,工藝棺材側板內側上設計有槽,與蓋板底部的一塊導軌相扣合,只需輕輕推動,就可將蓋板推開、合攏。

一件工藝精良的小棺材需要經過30多道制作工序,從下料、組構、雕花、打磨到上漆等,均為手工制作,即便是二三厘米長的工藝棺材,內部構造、制作工藝,也與尺寸較大的并無二致。為了保護小棺材工藝,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王菊就有意識地申請國家專利。如今,70歲的她已經擁有16項工藝棺材外觀設計專利。

王菊告訴記者,一直以來,工藝棺材在我國廣東、福建、臺灣、香港等地,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盟國家銷路不錯。

新生:

棺材變身工藝品

柳州具有特色的風土人情,其中包括“禮品店里賣‘棺材’”。

在谷埠街商業城、魚峰山商業城玉器街、工貿地下街,以及龍城路地下街都有賣工藝棺材的店鋪。

吳女士在新時代商業港經營一家工藝品批發店,柳州棺材是她的主營產品。早在上世紀90年代,吳就在龍城路工貿地下街口擺攤賣工藝棺材,“那時候銷路非常好,記得有一年年三十,直到下午6點鐘,店鋪準備打烊,還不斷有顧客來買。”

吳女士回憶說,由于工藝棺材寓意著“升官發財”,在過年的時候特別有彩頭。每年大年初一,她都開店營業,趕來買小棺材“博彩頭”的人們甚至在她的攤前排起長隊。

現在,吳經營批發生意,每個月經她手銷出的工藝棺材有數千件。

徐女士在龍城路地下街經營“格子”店。她在時尚的“格子”鋪里銷售工藝棺材,穿著紅繩、結著中國結,設計成吊墜樣式,最受年輕人歡迎。花上10多元錢,買來掛在手機、鑰匙或包包上,頗顯個性,引人注目。徐告訴記者,她還在淘寶網上開起網店,專門銷售柳州工藝棺材,生意還不錯,買家遍布全國各地。最近,徐女士的網店在搞秒殺活動,工藝棺材賣得十分紅火。

尷尬:

禮品被誤為“咒人早死”

小艾是湖南人,大學畢業后來到柳州一家企業工作。工作后的第一個春節,小艾琢磨著帶點具有柳州特色的禮物回去送親友。同事向他推薦了工藝小棺材。

小艾去店鋪里一看,對這些工藝精致,雕龍雕鳳的工藝小棺材十分喜愛,當即購買了10多個。

可是,小艾回家贈送禮物時,一名年紀稍長的親戚沒等小艾介紹,一拆開禮物就臉色突變,手里一抖,小棺材掉了出來。小艾趕緊解釋,并指給他看了棺材上的龍鳳圖案和“升官發財”等字樣。盡管后來親戚勉強接受,但是預計的驚喜最終變成了有驚無喜。

事后,小艾的父親教訓了他,認為棺材從古至今都是不祥的象征,在當地人觀念里,送人棺材更有“咒人早死”含義。

記者也留意到,最近,柳州工藝棺材從位于馬鞍山腳的柳州特色旅游商品市場悄然撤柜。市場負責人告訴記者,經過一段時間經營,他們發現不少客人逛店時,往往下意識地避開工藝棺材柜臺。出于各種考慮,市場經營方決定暫時將這一商品撤柜。

類似的局面,柳州工藝棺材的創造人王菊在推廣產品之初也碰到過。上世紀80年代初,王菊帶著工藝棺材前往廣州、深圳等地推銷,結果在當地商業大廈一亮相,就差點被人當做“瘟神”趕了出來。在她的軟磨硬泡下,商場才勉為其難地收下部分產品“試試看”。就靠著王菊的堅持不懈,工藝棺材才初步“敲”開了市場之門。不過到現在,在大多內地省份尤其是北方,棺材始終被認為不祥,接受工藝棺材作為禮品的還是不多。

記者隨機采訪了部分柳州市民,除了年輕人比較好接受外,大部分人都持“不反對、不支持”意見。市民王先生說,他本人并不忌諱工藝棺材,但也不太愿意工藝棺材作為禮物用來送人,或者人家送給他。

發展:

期待更多扶持

柳州工藝棺材發展到現在,和最初只是單純的“縮小版”棺材相比,其品種和款式已經相當豐富。

盡管如此,其發展歷程也并非是一帆風順的。創造人王菊雖然出身“棺材世家”,但工藝棺材與傳統棺材比較,其對雕刻工藝的要求更高。從1985年起,王菊每年都要花1個月時間,到全國雕刻工藝最高的浙江東陽、江蘇蘇州去學藝。但當時王菊已經40多歲,學了幾年后,她發現自己的雕藝還是很粗糙。后來,她干脆從東陽當地的雕刻廠請了一名師傅回來,在她廠里擔任雕工。她自己則專心于棺材品種、款式的設計。

現在,最讓她揪心的是雕刻工藝人才的青黃不接。據了解,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王菊都想在自己廠里培養幾名年輕雕工,但是很多年輕人難以沉下心來學,手藝始終一般。現在,廠里撐得住場面的還是那幾名老雕工,都是從外地請來的。其間,她也尋找過培養對象,可是對方最關心的是待遇的高低,了解情況后更愿意選擇其他“更賺錢的行業”。困惑著她的還有另外一件事:現在工藝棺材的仿冒者越來越多,有很多是直接買她的產品“克隆”。這些仿冒者多為“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手工作坊,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她申請了專利的東西“偷走”,讓她覺得痛心。當然,這一狀況的改觀還有待專利保護相關法律制度的健全。

在政府扶持方面,柳州市曾多次組織工藝棺材參加國際旅游博覽會。今年,柳州市旅游局組織了“柳州旅游名片”評選活動,從7月開始接受報名,日前已結束投票初評階段。目前,按照組委會公布票數情況,特產類的“柳州棺材”排名第三。近日,柳州市文化局組織人員對王菊的壽鶴工藝品廠進行了考察,并提出了創辦關于柳州棺材的民間博物館的初步設想。王菊認為,政府對工藝棺材的扶持力度還遠遠不夠,現在仍未能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加以保護。她提出,政府應該充分為這一代表柳州傳統文化的產品搭臺推廣,現在柳州舉行像水上狂歡節這樣有國際影響力的活動不斷增多,外地、外國游客也越來越多,政府可考慮讓工藝棺材也在這些活動中有宣傳推廣的一席之地。

盡管發展仍存在困難,但王菊對工藝棺材的發展前景還是十分看好:“正因它是柳州傳統文化的延續,我才下這么大決心干這一行。”已年屆古稀的她表示,只要自己的健康狀況允許,還要設計幾個新品種出來。

記者了解到,柳州市壽鶴工藝品廠制作的工藝棺材,曾多次作為旅游工藝品之一,代表柳州參展。但是,它的銷售有著地域性的局限。柳州文史專家陳鐵生說,柳州工藝棺材被視為吉祥之物,主要是在嶺南、港澳臺及東南亞等地的居民。如何拓展工藝棺材的前景呢?柳州市檔案局局長、民俗專家羅方貴認為,工藝棺材的發展關鍵是要進行文化營造。現在的工藝棺材太拘泥于傳統,局限于“升官發財”這種世俗的理念。他建議,該行業不妨嘗試創新,比如引進西方棺材造型,營造新的文化理念,從培養顧客的好奇做起,培育更多的潛在市場。這樣,它的發展路子才不至于越走越窄。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